新闻

【深双十年】贾樟柯导演2007年开幕式影片-《城市再生》

2014.08.04

影片介绍

由著名导演贾樟柯执导的《城市再生》是2007深圳•香港城市\建筑双城双年展的开幕电影。

http://v.qq.com/page/s/k/n/s0133c6ypkn.html

 

短片一:《一人一个回答》

摄制组前往北京,上海,深圳,采访参加本次双年展的三十多位中国建筑师。
在建筑师的工作室,在他们感兴趣的建筑物前,在建设工地,在拆迁现场,这些艺术家针对策展人马清运提出的同一个问题,进行不同的回答。
北京,到处工地,处处新建筑。
上海,东方明珠,长江三角地区的重镇,正在包容与吸纳什么?
深圳,中国最早的开放特区,一些高楼老去,一些观点再生。
这些城市是他们工作和生活的背景,三十几位建筑师的回答,呈现出不同的生存和价值思考。

短片二:《双城,深圳》

游历深圳,抽象的记录这座城市的建筑。感受建筑所呈现出来的城市性格,每一个楼宇都记录有人活动的痕迹,每一个建筑都有这座城市的理想。
我们将深圳的建筑群体归纳为几组新的类别:
现代、抽象的公共空间,如高交会展览中心、深圳中心公园、深圳大剧院、深圳市大运中心体育场……
豪华尊贵的住宅楼盘,如万科四季花城、百仕达红树西岸……
庄严别具的地标建筑,如上地大厦、塞格大厦、车港1号楼底层记忆依旧存在的残留建筑,如城中村,白石洲石狮村。

贾樟柯

2007年10月28日 深圳

贾樟柯

中国著名电影导演。代表作品有《小武》、《站台》、《三峡好人》、《天注定》、《任逍遥》 、《二十四城记》等。
贾樟柯对中国现实的强烈人文关注尤为可贵。从《小武》发端,到《三峡好人》,贾樟柯的影像世界成为理解中国的一种特殊方式,亦在重新诠释中国电影的现实主义。

与曾经流行的批判现实主义相比,贾樟柯的叙事更为沉静和不张扬,与现代虚无主义相比,贾樟柯更是从不故弄玄虚,倾力专注于历史变迁中的细枝末节,在冷酷的现实中保持着一种温暖的基调。正如他自己所说:“我想用电影去关心普通人,首先要尊重世俗生活。在缓慢的时光流程中,感觉每个平淡的生命的喜悦或沉重。”

【报道回顾】

贾樟柯出任双年展开幕式总导演 新片演绎“城市再生”

著名青年导演贾樟柯的最新纪录片《城市再生》在深圳OCT艺术中心首映,以此拉开了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年展的帷幕。此次贾樟柯以本届双年展开幕式总导演身份出现,除执导了开幕电影《城市再生》和《双城之香港》两部短片,还监制构成开幕式四环节的另外4部声效作品,分别是韩杰执导的《双城之深圳》、魏星访谈短片《一人一个回答》、张阳声音作品《破与立》、林强电子音乐作品《城市再生》。

全片没有对白和解说词

昨晚,记者在2007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年展开幕式现场观看了贾樟柯的《城市再生》,这部25分钟的纪录短片以贾樟柯一贯的舒缓从容的影像风格,通过“被遗忘的”、“被拆除的”和“城市再生”三个标题客观记录了当下中国城市的大拆除、大建设的现状,全片没有一句对白和解说词,浓缩了他对巨变下的中国城市的“破”与“立”的认识。贴切表达了本届双年展“城市再生”的主题,探讨了今天的物质生活中“城市再生”具有的未来可能性以及产生的最大效能。

本次双年展的总策展人、著名建筑设计师马清运向记者介绍,贾樟柯电影作品与“城市再生”具有相同的关注和相似的理念,其电影作品自《小武》到《三峡好人》都描绘出生存环境和生存语境的强烈关系,有强烈的再生的憧憬和复杂心情,贴近本届深港双年展的主题,因此特别邀请贾樟柯做本次双年展开幕式总导演。开幕式强调气氛,挑战贾樟柯以往在电影作品中的线性叙事。马清运表示,他很喜欢贾樟柯专为本届双年展拍摄的短片《城市再生》,他说“影片描述出中国人所熟悉的时代变迁和生存环境对人的挑战。它表达出对逝去的怀念,对未来的憧憬,契合双年展主题也非常感人。”开幕式结束后,记者现场采访了部分嘉宾,他们纷纷表示对贾樟柯此次执导和监制的多部声效作品表示欣赏,认为整体品质把握独到,体现了艺术与生活的血肉联系。几部短片从多个视角映照了展览主题——对城市未来的关心,能够明显感觉到作者对城市的再造以及重新建立满怀深情。

双年展上说主题

在开幕式酒会上,记者现场采访了贾樟柯,谈到自己这部《城市再生》的纪录短片,贾樟柯表示他对影片主题特别有兴趣,他想通过影片“讲工业城市的遗留下来的建筑,和新城市建筑的一部分。因为再生有一个指向未来的含义,指向未来的一个含义里面又有一个对未来的设计。同时我觉得也有一个更加严峻的情况,就是今天我们看起来重新建立起来的东西也会终究老去。这个命题不是一个持续的命题,而是一个阶段性的命题。好像我们人的生命一样,认识城市也应该有这样一个持久的概念,任何的东西都有一个生老病死的巡回,需要我们一直面对。”

拍摄这部短片,让贾樟柯对时间的流逝再生感慨,他说:“我去到每一个空间都可以感受到它们的气质和气息,即使这个空间10年没有人活动了。比如我们拍摄的三个电影院,里面都是空空如也。但是里面的吊灯、挂的画都在,面对这些,你可以想象人们曾经活动的气息,同时又可以感到现在的一种生命状态。从感性的角度说,像感受一个人一样去感受空间。这三个电影院的段落组合,可以看作是个完整的建筑形态。我想到这个主题,就想到原来做工业的东西,它伴随了我们这个年龄的人的记忆。当我们到另外的空间生活的时候,他在我们的意识和脑海中已经被遗忘了。”

谈到城市规划、建筑与城市生活的关系,贾樟柯说:“城市化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主题。我从1997年拍第一个长片《小武》,就觉得我回避不了人的牵引。包括对旧城市的改造、拆迁、建立。我工作的背景是中国城市、建筑处在剧烈变化的10年。我工作的时候,一开始拍片,焦点总是放在人物和故事上。后来我发现每一个承载人的载体,除了大自然之外,就是我们的城市,这个城市像人一样有生命、有衰老、有它的轮回。在这样的过程中你会感受到原来城市是有生命的。”

在第一届双年展时,贾樟柯就以纪录片《公共场所》参展,本届双年展贾樟柯以新的身份参与,言语间也流露着特别的情感,他说:“这次作为开幕式总导演身份参与,就比过去更多的接触到城市再生概念。城市中心的主题在我这里就变得更加明确。这次双年展的概念是指向未来的。我们以前一直在谈记忆的消失和建筑的消失,同时也一直在回避谈对未来的看法,我觉得这次双年展是一个新的观念和声音。”


原文发表于《深圳特区报》 编辑: 薛建华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相关新闻

回到顶部